桃園網頁設計網頁轉碼實時自動刪除方可免責 網頁轉碼_互聯網

  從“蔡駿訴宜搜案”和“玄霆訴百度案”作出截然相反的判決結果,到近日,國傢版權侷確認“今日頭條”利用網站存儲傳播的行為搆成侵權,網頁轉碼引發的著作權爭議不斷。

  目前,大多數網站都是針對配有較大顯示屏和較強多媒體處理能力的PC終端設計的,而對於使用手機上網的用戶而言,由於手機屏幕小、多媒體處理能力較弱,如果直接進入網站瀏覽,往往無法看全內容,並會出現亂碼,而且圖片、視頻和flash動畫等也會消耗過多的時間和流量。這時候,為便於手機客戶端用戶進行網頁瀏覽,提供中介服務的服務商(如WAP搜索服務商)在向用戶提供搜索結果的同時,會對網頁進行格式轉換,即從HTML格式轉換成適用於手機的WML格式。

  但是,網頁轉碼不可避免地會導緻對網頁中的作品復制,這就產生了搜索提供者是否侵犯復制權的問題。

  如果搜索引擎通過自動處理過程,在其服務器內存或硬盤上進行格式轉換,並將由此生成的WML格式網頁傳輸給手機用戶之後,即自動刪除了在內存或硬盤中臨時存儲的內容,該過程涉及的臨時存儲屬於臨時復制。

  我國著作權法對於這種由網頁實時轉碼涉及到的臨時性復制並未作出規定,但其他一些國傢對於臨時復制以及臨時復制的免責都作出了清楚的規定。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是《歐盟版權指令》(以下簡稱《指令》)。

  《指令》第2條規定:“成員國應為權利人規定授權或禁止直接或間接地、臨時或永久地通過任何方法或以任何形式全部或部分復制的專有權利。”這即是明確承認了“臨時復制”是受復制權控制的行為。

  《指令》在第5條也規定了適用於“臨時復制”的例外:第2條所指的臨時復制行為,如是短暫的或附帶性的、是技術過程中必要及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並且其唯一目的在於:(1)使作品或其他客體在網絡中通過中間服務商在第三方之間傳輸成為可能,或(2)使對作品或其他客體的合法使用成為可能,而且其沒有獨立的經濟價值,則不搆成對第2條規定的復制權的侵權。

  筆者認為,對於實時轉碼涉及的臨時復制而言,完全可以符合《指令》規定的免責條件。

  首先,為進行格式轉換而進行的“臨時復制”是“短暫的”,因為這一過程可以在瞬間完成,並在將轉換後的內容傳輸給用戶的同時,將其從服務器內存或硬盤中自動刪除。歐共體法院在著名的Infopaq案中也指出:只要對作品的存儲沒有超過為完成相關自動技術過程所需要的時間,且被存儲的作品在技術過程完成後即被自動刪除,而無需人工介入,這種存儲就符合《指令》對“短暫”的要求。當然,如果搜索服務者刻意在服務器中存儲經過格式轉換的網頁內容,未隨著用戶瀏覽網頁這一技術過程的結束終結,則喪失了“臨時性”。

  其次,在格式轉換過程中臨時存儲的內容“沒有獨立的經濟價值”。所謂“獨立”經濟價值,應指復制件具有脫離原件而被獨立利用的價值。而作為格式轉換的必要技術步驟,服務器內存或硬盤發生的臨時存儲現象,只是網頁在被瀏覽過程中附帶產生的,其經濟價值在於它們是搆成格式轉換和瀏覽這一完整技術過程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其不具有獨立價值,被臨時存儲的內容不能脫離特定手機用戶對原網頁的瀏覽行為而被單獨利用。當搜索服務器將經過格式轉換而產生的WML格式網頁自動傳輸給手機用戶之後,被臨時存儲的內容隨即消失。除非通過技術手段刻意存儲被臨時存儲的內容,否則其不能被其他手機用戶所直接調用,加以閱讀、欣賞或再次傳播。換言之,用戶無法在瀏覽原網頁的過程結束之後,再到搜索引擎的服務器中去在線欣賞或下載曾被臨時存儲的網頁內容。因此,這種因格式轉換而臨時存儲的內容,無法脫離用戶瀏覽原網頁的過程而獨立存在,不具有“獨立”的經濟價值。

  最後,這種“臨時復制”正是使手機用戶對網頁中作品的合法利用成為可能。如果作品是權利人自己或經權利人許可的人實於網上傳播的,用戶瀏覽作品當然是一種合法利用。即使是有人未經許可將作品實於網上傳播,網頁設計,也不會使“WAP搜索”喪失免責的資格。這是因為《指令》只要求“使合法利用成為可能”,而並不要求他人對作品的每一次利用都必須合法。否則,在相關服務提供者無法從海量信息中逐一辨別內容合法性的情況下,《指令》為“臨時復制”規定的例外情況就將形同虛設。

  需要指出的是:網頁實時轉碼的必要性,是以網站設計無法滿足手機用戶正常瀏覽的需要為前提的。隨著技術的發展,如果網站經營普遍設計了便於手機用戶瀏覽的網頁,網頁轉碼就失去了存在的基礎,也不再符合“使手機用戶對網頁中作品的合法利用成為可能”的免責條件了。

  對於我國而言,由於我國政府在國際上本來就反對將“臨時復制”視為著作權法意義上的復制行為,而且國內立法也沒有將“臨時復制”明確規定為復制行為,沒有理由對“臨時復制”適用比歐盟還嚴格的規則。

  需要指出的是:格式轉換過程中的“臨時復制”可以免責的結論,是以由此被臨時存儲的內容在這一技術過程結束後,能夠被自動刪除為前提的。

  當然,網頁轉碼臨時性復制不侵犯復制權,並不意味著該項服務不可能侵權。此時應對其適用《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第23條的規定,即明知或應知被鏈內容侵權而不及時埰取措施的,搜索與鏈接服務提供者應承擔共同侵權責任。

  如果搜索引擎或客戶端對經過格式轉換的網頁內容進行了存儲,並在下一手機用戶搜索相同網頁時直接將存儲的網頁傳輸給用戶,由於其涉及的是未經許可的復制和信息網絡傳播,同時又無法根据“係統緩存避風港”或合理使用的一般規則免責,因此搆成直接侵權。(作者係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王遷)